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手机同步开奖直播机看开奖 >

媒体再曝林森浩第3封亲笔信:尽快通知新律师见面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9 06:46 点击数:

  21日傍晚,有媒体曝光复旦投毒案被告林森浩的两封亲笔信。其中,他于6月5日写给其父林尊耀的亲笔信中写道“我确实向黄洋投了毒,我只能认,也必须认。”并表示不同意为自己作无罪辩护,“保留斯伟江、唐志坚作为我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

  7月10日,林森浩写给二审代理律师斯伟江的信中写道“想邀请您重新担任我的辩护律师,继续帮助我。”

  此前,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曾宣布,于6月2日已聘请了谢通祥律师作为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

  就在21日晚,林尊耀父亲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手里还有一封林森浩于6月8日写给自己的亲笔信。信中写道:“尽快通知新的律师到看守所见面,如果他有新的观点,能够切实的帮到我,那么委托他也好。”

  对于21日由媒体曝光的林森浩两封信中,林森浩自称不同意更换死刑复核阶段辩护律师一事。林尊耀说:“父亲在外面是能全面了解情况的,希望儿子能够最后一次听从父亲的最佳选择。”

  林尊耀原本计划昨晚对媒体曝光的“林森浩承认投毒”等,写一封说明信进行回应,但21日晚9点左右血压突然升高,发生昏厥,直到晚11点才稍微苏醒,家人在给他服药后,林尊耀身体稍微恢复,但依然无法动笔。

  林尊耀称,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坚持聘请谢通祥为死刑复核案件的代理律师。有关此事的最新声明,将会在22日发布。

  信中写道:“尽快通知新的律师到看守所见面,如果他有新的观点,能够切实的帮到我,那么委托他也好。”在这封信中,林森浩还不忘安慰父亲:“我希望借别人送曾国藩的话来送给您:“好汉打落牙和血吞……您要坚强!”

  林尊耀说,林森浩给他写过几封信。这封信是上海高院通过他聘请的死刑复核阶段辩护律师谢通祥转交给他的,是讯问其是否同意换律师时写的。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以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同年12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二审宣判后,进入最高法死刑复核阶段。2015年6月2日,林森浩父亲林尊耀聘请了谢通祥律师作为林森浩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他说:“之所以委托谢通祥,是我和亲朋好友及相关专家在北京考察了众多专业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后,才最终确定的。”

  他解释说:“因为谢通祥律师是专业办理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的优秀律师,并且有许多死刑改判的成功案例,我不能再用没有死刑复核经验和没有成功经验的律师继续耽误我儿子的生命。”

  林尊耀说,“父亲是最心疼自己的儿子的,儿子得了绝症父亲是要找最好的医生的。父亲在外面是能全面了解情况的,希望儿子能够最后一次听从父亲的最佳选择。”

  此前在6月份,二审结束后,案件进入死刑判决复核阶段时,林尊耀就解除了与二审律师斯伟江的委托代理关系。

  在7月7日,林尊耀发表声明称,宣布解除与上海市汇亚律师事务所律师唐志坚的委托代理关系。而唐志坚则称,林森浩并不同意这么做。

  在声明中,林父表示,唐志坚的一些辩护观点和策略以及一些工作事项与林父本人及亲朋好友的认同有分歧,唐志坚“未经我们家人同意而发布一些不利消息,对我们已经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希望唐志坚不要继续参与辩护工作,同时也不要对案件再发表任何言论。林尊耀称,自己已失去了对唐志坚的信任,因此希望更换律师,并且给唐志坚发了两次短信表达相关意愿。

  接受林尊耀委托后,谢通祥将代理林森浩案的全部合法委托手续提交到了最高人民法院。

  林尊耀称,委托成功后,便请求谢通祥尽快会见林森浩。6月3日上午,他便会同谢通祥来到了上海市第三看守所。

  随后,他来到上海高院说明了委托谢通祥律师的具体情况,并明确回答“委托谢通祥是自己的真实意思”。

  谢通祥说,6月15日,在审核完相关律师会见手续后,通知看守所允许他会见林森浩。6月15日下午,谢通祥见到了林森浩,会见中林森浩给谢通祥律师签署了授权委托书。

  谢通祥说,会见进行了一下午,一直到五点半看守所下班,“我们谈得非常好,林森浩对我非常信任,但会见细节暂时保密。”

  虽然对于细节他表示保密,但谢通祥还是透露称,会见中林森浩对他说,如果黄洋是二甲基亚硝胺中毒,会在体内检出O6.O7-甲基化鸟嘌呤。

  21日,谢通祥律师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目前已经在最高法院初步完成了对林森浩死刑复核案的阅卷工作。

  “林森浩案件现在有大量疑罪新证据需要质证及重新鉴定才能够查清案件真实情况。”谢通祥表示,他此前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7份申请。谢通祥说,在首次提交的7份申请中,关于“延期一个半月听取谢通祥律师意见的申请”已被获准。

  21日晚9时许,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拨打了黄洋的父亲黄国强的电话。电话接通时,黄国强正与他人聊天,不时有笑声传来。“我正在自贡荣县乡下玩耍散心。”黄国强说。

  “我手机换了之后,微博微信那些都没有了。”黄国强说对于媒体报道的林森浩写给他父亲和律师斯伟江的信的内容,并不清楚。记者表示可以将内容发给他看,黄国强拒绝了,“明天我回家后,在电脑上看。”

  对于林森浩在信中所说的“不同意为自己作无罪辩护”,“我确实向黄洋投了毒,我只能认,也必须认。”这一次没有狡辩的认罪,黄国强认为林森浩认罪“没得啥子,他投毒这个事早有了定论,因为他在公安局也承认了他投毒,否则,一审、二审不会判他死刑。”

  对于林森浩在另一份信中邀请律师斯伟江重新作自己的辩护律师的消息,黄国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他们一再变换律师,我都不晓得他们是啥子意思了。我现在只相信法律,相信最高法肯定会秉公执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