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手机同步开奖直播机看开奖 >

死刑!林森浩二审维持原判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9 14:40 点击数:

  法官驳回二审辩护人提出的对黄洋死因重新鉴定的主张,对“有专门知识的人”胡志强提出的,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肝炎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不予从轻处罚。维持原判:死刑。一直站着聆听审判的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听到宣判跌落椅子里,趴在那,完全无法动弹。宣判声落下,被害人黄洋父母亲情绪失控,痛哭不止。

  判得好!6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牙牙lC时间:2015-01-08 14:35:00死有余辜7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8 20:36:00二审结果可以预料,我们要看的是最高法院的复核,毕竟层次要高,思维要严密,直接掌握对法律解释权,上海高院毕竟有一种赌气情绪。我们看法律是否人人平等,比较一下同为投毒案中的谷开来和林森浩,谷开来毒杀尼尔-伍德是预谋,林森浩投毒按常理不符合实际,互为看不惯就杀人,要么有精神病。除了常理外,对投毒是故意给黄洋看颜色还故意杀人,说白了这只有林森浩自己明白,任何定论其实都是估计和猜测,据说上帝能够看出人们的心事,能看出林森浩是故意杀人就是上帝子女。

  9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8 21:09:00思维很重要,文革期间一个国庆日,外难发生群体调戏妇女事件,警察到场维持秩序被人夺下警帽抛到路面,结果此人被判死刑。道理很简单,警帽是政权象征,抢夺警帽抛到地上行为恶劣,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我们再次认为建立法制国家任重道远。1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8 21:15:00文匯網友 香港2015-01-08 20:19:31

  殺了林某,於事無補!況且似乎尚有爭議之處。1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8 21:15:00文匯網友 香港2015-01-08 20:23:18

  冤冤相報,永無休止;紅塵滾滾,末世混沌。1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你是饭团我是叉时间:2015-01-08 22:39:00这种人不杀何以显示正义的力量!开玩笑把人毒死了就可以无罪了!线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午夜月光QW时间:2015-01-08 22:42:00林森浩是上海人吗?不太熟他杀的是上海人吗?

  林森浩,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在中山医院见习。2013年4月16日,黄洋被投毒死亡案,警方初步认定同寝室的林森浩存在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刑拘。

  2014年2月18日,上海二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2014年12月8日上午10时,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到晚上11时30分左右,控辩双方激辩13个半小时后,二审终于结束,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1]

  2015年1月8日上午,上海高院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法院最后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林森浩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2] 。林森浩在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的声明,他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3] 。

  埋红包点赞作者:TAGIRU时间:2015-01-09 01:04:00中文名林森浩国 籍中国民 族汉族出生地广东汕头出生日期1986年10月17日

  埋红包点赞作者:TAGIRU时间:2015-01-09 01:05:00收藏834366黄洋(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编辑黄洋,1985年出生,四川自贡荣县人,是家里的独子。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耳鼻喉科专业。2013年考取博士。黄洋同学因喝饮水机里的被投放有毒物质N-二甲基亚硝胺的水,经抢救无效,于2013年4月16日15:23在附属中山医院去世。[1]2014年2月18日,投毒者(林森浩)被一审宣判死刑。[2]同日投毒者(林森浩)上诉。

  埋红包点赞作者:黄埔一投时间:2015-01-09 08:14:00林森浩父亲拟再申诉:“我儿有错,但罪不至死”昨天上午10点36分,听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宣判,林尊耀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尽管昨天晚上,辩护律师已提醒过他,“结果不好说”。

  与此同时,在法庭另一侧,黄国强和杨国华夫妻俩,此前曾强烈要求“以命抵命”的被害人黄洋的父母,也流下了眼泪。他们一直坚持的诉求,再次得到了法庭的支持,但真听到“死刑”的一刹那,黄国强的感受却是“现在心里非常不好过,心情复杂”。而就在半小时前,他进入法庭时,还曾对媒体表示,如若改判,必将抗诉。

  听到“维持原判”,林森浩只是转身看了看辩护律师席,情绪并未显现太大波动。一审时,他也是这样僵硬的表情。

  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家上诉。

  2014年12月8日,上海市高院二审开庭。因为知名律师斯伟江加入辩方,此案被媒体认为可能“出现惊天大逆转”——法医胡志强以“有专门知识的人”身份出庭,称被害人黄洋并非死于中毒,而是死于“爆发性乙肝”。

  从二审庭审至今,被告父亲林尊耀听到的大多是“或能改判”的宽慰话。就在昨天晚上,中国青年报记者与林尊耀独家对话时,他还充满希望:“很多人跟我说会改判,我什么都不懂,我想法院应该会把事实搞清楚,给一个公正的判决。”

  他甚至还想,判决后,和儿子见上一面,“很多事情我不能理解,我要当面问问他!外面很多说法,我都不信,我要当面听他告诉我。”

  今天法庭宣判结束,林尊耀在他的弟弟、林森浩好友以及律师的搀扶下走出法庭。那段长长的阶梯,他走得格外艰难——为了拍到他的“第一反应”,二十多名摄影记者挡在他的面前,他一边低头挡着脸,一边小心地迈步,好像生怕撞到别人。

  他停下脚步,摸着一头花白的头发,一边摇头,一边又想对着录音笔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除了一句“我现在很乱,真的,很乱”。

  不过,在谈到案情时,这个昨天还期待“法院公正判决”的被告父亲,还是忍不住为儿子“辩护”了两句:“黄洋的死因还没弄清楚,(法院)重新鉴定一下都不行,这么快就要把我儿子杀掉,这是怎么回事?我弄不明白。”

  他告诉记者,“肯定要再申诉”。“我儿子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好多事情,包括质谱图、鉴定都没有做,不能光凭我儿子口供来做吧?”

  林森浩叔叔则对黄洋的体检报告始终心存怀疑,“关于黄洋的体检报告,别人都有,只有黄洋的(报告)就说‘多次被水浸泡,模糊不清’,我们去电脑里面调资料,都调不到,无法理解。”

  除林家人外,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斯伟江和唐志坚,也在第一时间发表了《二审裁定尚未生效,我们仍会努力》的律师声明。声明称,二审裁定基本没有回答辩护人提出的任何一个主要质疑,譬如为什么不提供毒物质谱图、为何二次尸体解剖均不进行毒物检验、案件定性不准确无法证明“故意杀人”等。

  对于上述质疑,黄洋的代理律师叶萍说,二审时,林的辩护律师斯伟江确实在法庭辩护技巧方面表现出彩,但具体到翻案的证据方面,其实并不充分。“他可能把一些小的细节放大出来,但实际你如果看到整个案卷,你会发现,这些细节并不能推翻什么。”

  记者了解到,在2014年12月8日的二审庭审中,控辩双方争议焦点集中在两点:一是被害人黄洋的死因,究竟是中毒致死,还是“爆发性乙肝”;二是林森浩主观上是否存在杀人故意。

  在黄洋死因方面,二审法庭称,第一,黄洋饮用421室饮水机中的水后即发病并导致死亡。黄洋于2013年2月体检时身体健康;多名证人证言证实黄洋案发前晚未饮酒;林森浩也供称黄洋饮用了饮水机中被其投毒的水。第二,黄洋体内检出二甲基亚硝胺。第三,《法医病理司法鉴定》均证实,黄洋系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死亡。

  法庭认为,上述鉴定意见的鉴定人所在相关鉴定机构及鉴定人本身均有鉴定资质,鉴定程序规范合法,鉴定依据的材料客观,检验防范、检验过程、分析说明和鉴定结论不存在矛盾之处,且能相互印证,法院予以采信。

  经法庭核查,为“爆发性乙肝”一说出具鉴定书的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其一般经营范围系经济贸易咨询、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咨询、公共关系服务教育咨询、市场调查技术咨询(未取得行政许可的项目除外),注册资金人民币5万元。然而,鉴定人胡志强与庄洪胜却同为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人员。

  当法庭询问胡志强“为什么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不出具相关意见书”时,胡回答“没有人委托,我没有办法取到第一手的资料”。当诉讼代理人询问胡“与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有什么关系”时,胡回答“我们(其与庄两人)是他们聘请的法医专家”。

  法庭认为,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和胡志强当庭发表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法庭不予采信。

  而在是否“故意杀人”的问题上,二审法庭认为,多名证人证言、林森浩的硕士毕业论文、林森浩等人发表的《实时组织弹性成像定量评价大鼠肝纤维化》等论文及林森浩的供述等证据证实,林森浩于2011年与他人用二甲基亚硝胺做过大鼠肝纤维化实验,二甲基亚硝胺是肝毒性物质,会造成大鼠急性肝功能衰竭死亡。林森浩到案后直至二审庭审均稳定供述,其向饮水机投入的二甲基亚硝胺已超过致死量。

  法庭判决称,林森浩关于投毒后曾将饮水机内水进行稀释的辩解,仅有其本人供述,缺乏相关证据证实,不予采信。“林森浩具备医学专业知识,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会造成人和动物肝脏损伤并可导致死亡,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死亡,依法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故意伤害罪及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意见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这次临行前,妻子一听说他又去上海,当天晚上紧张得连一口饭都没能咽下。那个从小到大从来不需要父母操心的大儿子林森浩,让老两口操碎了心。在过去将近两年时间里,林尊耀也从老家广东省汕头市和平镇“最体面的人”,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的父亲”。

  “读书超好”是林森浩留给和平镇同龄人印象最深的一点。他的同学林鑫源告诉记者,林森浩是汕头市潮阳一中2002级学生中念书最好的,没有之一。“我们那届,只有他一个人考上了中山大学。”

  从中山大学毕业后,林森浩被保送进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并顺利在上海最大牌的医院之一中山医院实习。原本前途似锦的未来,却在2013年4月戛然而止。

  2013年4月初的一天,林尊耀接到一个“诈骗电话”,对方自称是上海警察,说他儿子出事了。他立马挂了电话。后来想想,又拨了儿子的好朋友林鑫源的电话:“最近有跟森浩联系吗?我怎么打不通他电话?”

  林鑫源后来从电视新闻里看到,那个跟他从小玩到大的“学霸”出事了。林鑫源说:“我完全不能理解、不敢相信。”

  “我的孩子就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不是什么心理变态,也不是内向得不行,没朋友。”事到如今,林尊耀仍在努力为儿子澄清一些“莫须有的骂名”。他说,林森浩小时候虽然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解难题”,但只要作业一写完,他就立马出门,约同村的朋友们一起去钓鱼、打篮球,放假回家,还会和一群同学出去K歌、爬山。

  在父亲眼里,林森浩从来不会因为家境贫困而自卑。“他一回家,就会帮他妈妈出去推(收废品的)木板车回家,一路开开心心地聊回来,从来不怕被人笑话。”上高中以后,林森浩开始了寄宿生活,但每次回家,都会和父亲“聊聊人生”。

  林森浩曾告诉父亲,自己在一家医院实习,常常看病人可怜,加班加点干活儿给他们写报告。一说起这些,林尊耀的眼泪就往下掉:“他是一个好孩子啊!人家塞红包给他,他都让人家留着以后买药用。”

  他对儿子唯一的不满意,是这孩子“骨头太硬”。“他总说他知道分寸,其实人生经历太少,还是太幼稚。”林尊耀说,他曾多次提醒儿子,对上司、领导态度要好一些,该屈从的时候要屈从,说话语气应该委婉一些。但在一审时,林森浩还是因为“没流一滴眼泪”而受到舆论质疑。

  他的好朋友林鑫源也是这样的人。“我们俩性格差不多,所以从小学六年级一直处到大学,很合得来。”林鑫源从得知林父一人到上海找律师辩护开始,每一次,他都陪着林父、林父的弟弟一起来上海。

  “森浩从来就不是那种阴险、狠毒的人。”林鑫源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汶川地震那会儿,林森浩捐出了800元钱,而这些钱相当于他当时两个月的生活费。

  评论正常人,聪明人,高智商人,故意杀人的多的是,故意杀人和他是什么人无关

  斯伟江:一审时家属就来找我,当时没有太关注,因为也没爆出来事实有问题。二审的时候,唐律师带着案卷来找我。看了卷,当时觉得不应该定故意杀人。原来公安定的就是故意伤害,批捕的时候改成故意杀人。林森浩的主观故意上,肯定没有说我希望你黄洋死,或者我放任你黄洋死。故意伤害就是十到十五年,所以我觉得是可以做的。其实林森浩就是想开个玩笑,但是恰恰“开玩笑”这个说法黄洋家接受不了,这可以理解。

  后来拿到案卷里面的病历,找了七八个机构去看,有两家看出来有问题,一家就是胡志强法医他们,还有一家不肯出报告。

  斯伟江:从案卷来看,比较大的问题是饮水机的水量是多少,还有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也确定不了。所以二审的时候,我们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找证据。

  我们是按照警方侦查试验的饮水机的水量来算的,算出来不到二甲基亚硝胺的致死量,远不到致死量。

  然后又去看这个药品,发现是天津一家化学试剂所自己非法制造的,没有进行过外部验证。我们找了司鉴所做对比样品的日本公司,还有一家美国公司,对方说涉及商业机密不能说怎么制造,但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还有一个就是质谱图。毒物测试,没质谱图不可能出报告。我们最初找到司鉴所他们愿意给,但后来检察院要过去,我们就没能拿到。所以这个毒到底是什么,如果是二甲基亚硝胺,为什么不拿出来质谱图?

  斯伟江:我觉得不该杀,死刑跟不死刑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不管从量刑还是定性都不该杀,何况现在还有这些疑点。如果不是二甲基亚硝胺,或者不纯,或者变质了,那就不到致死量,那就有其他因素。所以,我们的辩护观点很清楚,要求重新做鉴定。

  斯伟江:胡法医是通过看病历和两个检验报告做的判断,里面主要涉及黄洋的乙肝抗体在4月3日之后,由阴转阳,认为是爆发性乙肝。当时黄洋的病历里有人写过,不排除有爆发性乙型肝炎的可能性,胡法医说,你看,跟我的判断是吻合的。

  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就是无罪了。因为我问过是不是喝了以后诱发、引发黄洋死亡,但胡法医认为就是巧合,没有关联。

  斯伟江:除去上面的疑点,还有个核心问题,上海市公安局和司法鉴定中心的尸体解剖和报告,均未对黄洋的血液、尿液、肝等做毒物化验。检方的鉴定人说,他做检验的时候,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第一次公安为什么没有检测?鉴定人在庭上说我不评价别人的工作。另外,鉴定程序也不合规定。所以要重新鉴定,不重新鉴定不能解决问题。

  斯伟江:没有成就感,因为你就是不停地失败。上海有句话,螺蛳壳里做道场,我们就是在很小的空间挪腾。

  记者:但是林森浩投毒案二审中的“反转质疑”影响很大,你曾经为之辩护的念斌就无罪了。

  斯伟江:影响很大不代表成功。念斌的案子能成功,实际上也是取决于最高法想翻案,否则只要警察不出庭,专家不出庭,质谱图不拿出来,你律师怎么翻?

  斯伟江:总体来说,这一波平反还是个案意义。其中可能比较有影响的,是呼案进行了追责。

  记者:程序正义的观念普及以后,现在出现一种舆论,比如念斌案,会认为没有判刑并非因为念斌不是凶手,而是公安机关工作做得不扎实,有些程序问题。你怎么看?

  斯伟江:念斌案不是程序问题,念斌案否定的是实体,毒有没有?要是程序问题,念斌案就很简单了,提取的勘验笔录就不合格,就应该排除。

  舆论认为别人有罪,可你凭什么来认定?为什么要制定刑事的程序?就是因为怕认定出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是口供中心主义,跟我们刑诉法重证据、轻口供的理念是相反的。现在办案水平和办案思路都是很老式的,也没有追究责任的。

  斯伟江:一个是要改变口供中心主义,第二个就是要排除刑讯逼供。最核心的东西,进去就要全程录音录像,并且律师可以调取,这样没人敢刑讯逼供,更核心的是,检察院要独立,公安办案要有制约,然后法院要独立。我们现在是都不独立。

  斯伟江:我们已经努力了,很抱歉,结局不满意,我们在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阶段再努力一下。无论如何,任何司法公正实现的核心,是在司法机关,我们律师只是一个辅助因素。

  评论死刑人的辩护律师很牵强,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自己想出名,我的理由的,急性乙肝爆发死亡正好是投毒以后发生吗,有那么巧吗。假如有那么巧,这个世界上就不应该有故意杀人了,是人身体都有病,杀人要敢于接受死刑结果,而不是为了活找理由狡辩,那是懦夫。

  黄国强的“苦”,被他强势的外表掩盖着——儿子黄洋被害后,他一直以一个父亲最强势的一面示人。“绝不原谅他(林森浩)”,是他被媒体最常引用的话。

  很少有媒体记者知道,他只是四川一所普通中学里打杂的临时工,妻子也身患重病。一见到记者,他总是习惯性地冒出“不原谅”三个字。

  1月8日晚上7点,他和妻子在屋里随便煮了点泡面当作晚饭。在得知林森浩在监狱里写的告白书大致内容后,黄国强顿了一顿,随即还是板起脸来:“他要捐献遗体是他的事。至于原谅,我还是不原谅的,不是我心胸狭隘,是他真的不值得原谅。”

  就是这个看上去颇为强势的中年男人,当天上午在法庭上,听到法官“维持原判”的表述,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不是喜极而泣那种,其实当时心里好难受。”

  是妻子杨国华先哭的。杨国华后来告诉丈夫,自己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脑海里全都是黄洋重病时的情形。“全身肿得像馒头一样,动一下脖子都不行。”杨国华一度激动得不能自已,只能靠丈夫帮忙拿出速效救心丸来解困。

  而这种情况,即使在那次糟心的二审庭审现场都没有发生过。那一次,黄国强“气得要死”。林森浩的律师请来一个“有专门知识的人”,说黄洋并非死于中毒,而是死于“爆发性乙肝”。“他们(辩方律师、证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混淆视听!”

  黄国强告诉记者,自己全程参与了对黄洋的救治,黄洋的病情自己清楚得很,“他们(辩护人)只是把治疗当中一个很小的事情拿出来说,断章取义,跟全程治疗完全是两回事。”

  今天,林森浩二审被宣判死刑,他和妻子却哭了起来,“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难受。”

  当记者问他,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 黄国强坚定地说,“没有,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旁人不能体会老年丧子的痛!”

  黄国强告诉记者,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林森浩)他放那么剧毒的药,还放了那么多,(黄洋)抢救了那么久,(林森浩)他也不到医院去说。

  事发后,黄家遭遇了巨大的打击。黄洋的奶奶急得绝食后去世,外公当场吐血,表姐受刺激得了抑郁症,“我儿子毕竟已经没了,就算是维持原判,我也高兴不起来。”(以上都来源东方网)

  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9 11:33:00我一直反对中国现阶段搞司法由法官独立判案的设想,中国人的人文基础太差劲,给了这个人权力,这个人就乱哄哄;给了那个人权力,那个人就忘乎所以。谷开来投毒杀人致经济合伙人尼尔-伍德死亡,谷开来还有其他罪行,谷开来死刑了吗?。林森浩投毒二甲基亚硝胺,据知情人透露这不是毒物并非剧毒物,世界对此物的致死量无明确量化指标,世界也没有此物致死的先例。法官为什么不判谷开来死刑,我认为这是政治恐惧,怕今后自己被判死刑。林森浩穷B一个,杀你一百个也无后顾之忧。谷开来案在先,林森浩案在后,如果二个案件时间倒过来,人们可以理解,这是法制的进步。一些人一提起林森浩案就提起北大朱玲,给人印象林森浩的判决似乎在为朱玲案买单,我们越看越偏离了法制轨道。我们既不是林森浩的亲朋好友也不是黄洋的亲属,没有利害关系,我们的观点不偏不倚。21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9 11:36:00我一直反对中国现阶段搞司法由法官独立判案的设想,中国人的人文基础太差劲,给了这个人权力,这个人就乱哄哄;给了那个人权力,那个人就忘乎所以。谷开来投毒杀人致经济合伙人尼尔-伍德死亡,谷开来还有其他罪行,谷开来死刑了吗?。林森浩投毒二甲基亚硝胺,据知情人透露这是毒物并非剧毒物,世界对此物的致死量无明确量化指标,世界也没有此物

  致死的先例。法官为什么不判谷开来死刑,我认为这是政治恐惧,怕今后自己被判死刑。林森浩穷B一个,杀你一百个也无

  后顾之忧。谷开来案在先,林森浩案在后,如果二个案件时间倒过来,人们可以理解,这是法制的进步。一些人一提起林森

  浩案就提起北大朱玲,给人印象林森浩的判决似乎在为朱玲案买单,我们越看越偏离了法制轨道。我们既不是林森浩的亲朋

  评论尼尔-伍德本就是有企图的特殊人员,拿谷开儿子的性命威胁,这种说实话死了是活该。 林森浩投毒杀人事实清楚,少什么不是剧毒,有种的自己先去喝同样的浓度、同样的量不死再和我说。

  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9 21:55:00林森浩有罪但罪不该死,因为二甲基亚硝胺致死剂量未知,原来黄洋喝的水样没有保存下来,其实这是有关人员的工作事故,唯一的定罪只能靠林森浩的口供了,说原液经过稀释不信,说投放量很多,这比较符合定罪的愿望。许多人都在义愤填膺控诉林森浩时,别忘了谷开来案,为什么不控诉谷开来?这就是傻B的傻。24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上海玩客时间:2015-01-09 22:07:00我理解上海高院,胡志强的证据太厉害了,他的证言暴露出林案中的一些经办问题,黄洋喝的水没有保存下来,无法再次检测剂量浓度,二份鉴定报告结论不一致。改判将被同行骂死,某个网民评论说:将林案的球踢给最高院是最佳选择。

  埋红包点赞作者:stayfool2015时间:2015-01-09 23:23:00@上海玩客 24楼 2015-01-09 21:55林森浩有罪但罪不该死,因为二甲基亚硝胺致死剂量未知,原来黄洋喝的水样没有保存下来,其实这是有关人员的工作事故,唯一的定罪只能靠林森浩的口供了,说原液经过稀释不信,说投放量很多,这比较符合定罪的愿望。许多人都在义愤填膺控诉林森浩时,别忘了谷开来案,为什么不控诉谷开来?这就是傻B的傻。------------------------------林森浩是不是故意杀人:文献报道中大鼠剂量25mg/mg可诱发急性肝衰竭,经口半数致死量58mg/mg,相当于人摄入大约500mg,十分之一的剂量是50mg;如果一口水的容积是25ml,那么摄入超过50mg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二甲基亚硝胺易溶于水(300g/100ml)。林是专业人士,这一层应该想得到,所以我相信林投毒时的本意不能排除故意杀人,因为摄入量不能保证在安全起始剂量之内。现在谁都不能证明他的原话“恶作剧”是真是假,如果是真,那么林的学业不精,如果是假,那么就是在逃避责任了。

  死刑人的辩护律师很牵强,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自己想出名,我的理由的,急性乙肝爆发死亡正好是投毒以后发生吗,有那么巧吗。假如有那么巧,这个世界上就不应该有故意杀人了,是人身体都有病,杀人要敢于接受死刑结果,而不是为了活找理由狡辩,那是懦夫。

  去了一趟欧洲,上个公共厕所要1欧元,坐个地铁要3欧元,难怪他们年轻人不买房

关闭窗口